var yegle_cn_EmailMd5="28ead3bb01d26cd4ba8dee2372fa152c";
  • 这是一个关于漫画的系列讲座。
      漫:辽阔、无垠、随意无约束。漫谈漫画,就是要围绕“漫”的宗旨,用“漫”的态度来娓娓道来漫画这件事情。
      在这系列讲座里,你可以无边无际地听到他们对于漫画创作的各种感受,当然包括各色各异的亲身经历,体验创作灵感的一触即发;也可以学习到关于漫画创作的各色技巧,从造型到动作、镜头、对白的设计;更可以接触到漫画相关产业的各路见闻,周边是如何产出的?漫画杂志是如何运作出版的?……更重要的是,假如你可以通过这些嘉宾的言谈,得到一点点在漫画路上的启发,那将是多么大的幸运!
      现在,我们将一同来完成这件很有意义的事。你们是听众,更是备受重视的参与者。
      
      漫谈漫画系列讲座
      主办: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
      策划人:PP殿下
      第一场特邀嘉宾:柏邦妮
      
      魔,是魔法的魔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邦妮给你讲述不一样的漫画构思
    漫画创作的前期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呢?想要画好一部漫画,除了纸、笔、电脑等常用工具,你还需要什么最重要的元素?你的脑子里有这样的创作细胞么?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漫画家呢?
    欢迎来参加这个小讲座——由著名编剧柏邦妮带你体验她的艺术构思,看看一个优秀的故事是怎样呈现。
    魔法,就是这样诞生的呦~
    主题:漫画的前期构思
    主讲人:柏邦妮
    策划人:PP殿下
    主办: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
    时间:2011年3月14日下午2点
    地点:北京电影学院C楼510

    欢迎大家来参与交流哇~~
    活动链接: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3530736/

  • 画展结束后我就一直忙着赶稿,

    慌慌张张就到了圣诞前夕了~

    时间真快。。。。

    于是赶紧把画展期间手绘的那几件放上来,

    配有粗略的过程,

    希望你们喜欢~

     

    材料:丙烯,麻布袋子,粗布老虎,相框。

    成品:

    这个手绘麻布袋子我个人十分喜欢,舍不得拿去用。上面是吉祥的双头黑猪。

    颜料吹干以后还没熨过,估计还在怕水阶段~

    彩色布老虎,背后画了一朵大大的花,还有我的签名哈哈~

    好吧,我又来这种红绿配了,整个一个赛狗屎的颜色却喜气洋洋!

    成品:

    最后是在画展现场画的木头相框~

    很小的MINI款,今天发觉真是应圣诞的景,

    作为圣诞的电话,提醒大家:过节别忘了给心爱的人打个电话哦~~

    晚安!

  • 今冬的北京,冷是开始冷了,

    但却一场雪都还没有见到~

    7号那天大雪节气,我的画展开幕,

    本以为会真的下雪呢,谁知道接连都是晴朗好天气。

    看新闻内蒙古已经零下45度,

    看来那里那时才是真的应了“大雪”这个节气了~

     

    以下是刊登在12月“P氏万年历”专栏的“大雪”,

    这次画得粉粉嫩嫩,

    是盖了雪后的世界~

    大雪时节,

    告诉我你穿得够暖么?

  • 画展最后一天,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末~

    这一天有好多热情的朋友来围观,于是我在现场画了一只布兔子。

    兔年就要到了,大家新年愉快!

     

    放出一些绘制过程~

    材料是 粗布兔胚一只,油性记号笔。

    丙烯我操作起来有点慢,这种线条多的花纹,还是记号笔好用呦~

    平时非常关注这方面的资料,

    民间的纹理啊、农民画啊……

    所以可以毫无鸭梨现场发挥~

    当然不忘加上我自己的标志,背后一个大大的“P”!

    还有皱着眉头的脸~

    在笑谈中,这只布兔子很快就出世了~

    看,最终的成品!

    耳朵上也有两朵不同的花~

    (还有一个萌点,菊花什么的,大家发现了么?噗……)

    趴趴兔,一起迎来兔年吧!

  • 最近,台湾的创意网站Mydesy对我进行了一个小小的采访~

    详细请大家去看这里:http://www.mydesy.com/pp

    画了24节气后,才发觉其实很多朋友都很热爱古老的民俗文化,

    只是大家平时接触到的可能越来越少……

    今天和一个专门收集布老虎的朋友聊天,

    他也在感慨,如果不专门保护起来,很多民间的手艺就会永远都看不到了~

    随着老一辈的手艺人渐渐离开,

    有多少年轻人会去传承这些需要慢工细活又不会很快赚钱的技艺呢?

     

    我衷心地期望,

    通过我在杂志上的这些小小的专栏,

    能带动起大家更加关注这些逐渐消失的传统。